當前位置: 首頁>新聞網>校園廣播>音樂故事>正文
音樂故事
發布日期:2006-11-28 19:52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肖盼盼 責任編輯:廣播站 瀏覽數:

    朋友們下午好。朦朧之美常常令人意猶未盡,那么這個黃昏就讓我們親歷朦朧吧!

在龐大的“朦朧詩”家族中,舒婷差不多可算作這個家族中的“獨生女”了。因此,也就格外受到寵愛。比起其弟兄們的激烈、狂躁和喧囂來,舒婷總是顯得性情溫順,而且多愁善感。但她的詩行在朦朧中透著不盡的永遠的深情。

致橡樹

 我如果愛你——

  絕不像攀緣的凌宵花

  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

如果我愛你——

絕不學癡情的鳥兒,

  為綠蔭重復單純的歌曲;

  也不止像泉源,

  常年送來清涼的慰籍;

  也不止像險峰,

  增加你的高度,襯托你的威儀。

  甚至日光。

  甚至春雨。

  不,這些都還不夠!

  我必須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

  作為樹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根,緊握在地下,

  葉,相觸在云里。

  每一陣風過,

  我們都互相致意,

  但沒有人

  聽懂我們的言語。

  你有你的銅枝鐵干。

  像刀,像劍,

  也像戟;

  我也有我紅碩的花朵,

  像沉重的嘆息,

  又像英勇的火炬。

  我們分擔寒潮、風雷、霹靂;

  我們共享霧靄、流嵐、虹霓,

  仿佛永遠分離,

  卻又終身相依。

  這才是偉大的愛情,

  堅貞就在這里:

木棉需要橡樹,但她更需要有獨立的氣質,以樹的形象站立著!鳶尾花該如何做呢?

會唱歌的鳶尾花

在你的胸前
我已變成會唱歌的鳶尾花

你呼吸的輕風吹動我

在一片叮當響的月光下

用你寬寬的手掌

暫時 覆蓋我吧


現在我可以做夢了嗎 雪地。

大森林 古老的風鈴和斜塔

我可以要一株真正的圣誕樹嗎

上面掛滿

溜冰鞋、神笛和童話 焰火、

噴泉般炫耀歡樂

我可以大笑著在街道上奔跑嗎


我那小籃子呢

我的豐產田里長草的秋收啊

我那舊水壺呢

我的腳手架下干渴的午休啊

我的從未打過的蝴蝶結

我的英語練習:I love you
love you
我的街燈下折疊而又拉長的身影啊

我那無數次

流出來又咽進去的淚水啊

還有 還有 不要問我

為什么在夢中微微轉側 往事,

像躲在墻角的蛐蛐

小聲而固執地嗚咽著


讓我做個寧靜的夢吧

不要離開我

那條很短很短的街

我們已經走了很長很長的歲月

讓我做個安詳的夢吧

不要驚動我

別理睬那盤旋不去的鴉群

只要你眼中沒有一絲陰云

讓我做個荒唐的夢吧

不要笑話我

我要蔥綠地每天走進你的詩行

又緋紅地每晚回到你的身旁


當我們頭挨著頭

像乘著向月球去的高速列車

世界發出尖銳的嘯聲向后倒去

時間瘋狂地旋轉

雪崩似地紛紛摔落

當我們悄悄對視

靈魂像一片畫展中的田野

一渦兒一渦兒陽光

吸引我們向更深處走去

寂靜、充實、和諧


就這樣 握著手坐在黑暗里

聽那古老而又年輕的聲音

在我們心中穿來穿去

即使有個帝王前來敲門

你也不必搭理

但是……

傘狀的夢
蒲公英一般飛逝

四周一片環形山


我情感的三角梅啊

你寧可生生滅滅

回到你風風雨雨的山坡

不要在花瓶上搖拽

我天性中的野天鵝啊

你即使負著槍傷

也要橫越無遮攔的冬天

不要留戀帶欄桿的春色

然而,我的名字和我的信念

已同時進入跑道

代表民族的某個單項紀錄

我沒有權利休息

生命的沖刺

沒有終點,只有速度

將要做出最高裁決的天空
我揚起臉

風啊,你可以把我帶去

但我還有為自己的心

承認不當幸福者的權利


我走過鋼齒交錯的市街,
走向廣場

我走進南瓜棚、走出青稞地、深入荒原

生活不斷鑄造我

一邊是重軛、一邊是花冠

卻沒有人知道

我還是你的不會做算術的笨姑娘

無論時代的交響怎樣立刻卷去我的呼應

你仍能認出我那獨一無二的聲音

十一

我站得筆直 無味、驕傲,

分外年輕

痛苦的風暴在心底

太陽在額前

我的黃皮膚光亮透明

我的黑頭發豐潔茂盛

中國母親啊

給你應聲而來的兒女

重新命名

十二

把我叫做你的“樺樹苗兒”
你的“蔚藍的小星星”吧,

媽媽 如果子彈飛來

就先把我打中

我微笑著,眼睛分外清明地

從母親的肩頭慢慢滑下

不要哭泣了,紅花草 血,

在你的浪尖上燃燒 ……

十三

你的位置

在那旗幟下

理想使痛苦光輝

這是我囑托橄欖樹

留給你的 最后一句話

和鴿子一起來找我吧

在早晨來找我

你會從人們的愛情里

找到我

找到你的

會唱歌的鳶尾花

最初在舒婷的詩中見到“鳶尾花”這個詞的時候,一時間確實產生過許多飄渺的聯想。也許,這正是“朦朧詩人”所需要的效果。后來,我在梵高的一幅著名的畫中見到了它。花朵呈藍色,看上去像張開的鴨子嘴巴,讓人覺得它真的會突然開口唱起歌來。看過后讓人感到寧靜充滿了想像,好像走在細細的春雨里。那細細的長長的雨絲,一絲一絲地落進心里,給人充滿想像的空間,那種美麗的意境,帶著點點傷感。你編寫的童話自己就成了童話中幽藍的花。愿朦朧的童話繼續遍寫直到永遠。讓我們說下期再見吧!                                                          

上一條:音樂故事
下一條:音樂故事-第9期

關閉

Copyright 2017 煙臺校區:山東省煙臺市萊山區觀海路346號 郵編:264003 濱州校區:山東省濱州市濱城區黃河三路522號 郵編:256603

 魯ICP備 05001957 魯公網安備 37061302000162號

酷彩吧-Welcome